新浪一分彩平台欢迎您的到來!


道家《莊子》[戰國]莊周.全文及譯注

道家《莊子》[戰國]莊周.全文及譯注

 

《莊子》又名《南華經》,是道家經文,是戰國中期莊子及其后學所著,到了漢代以后,便尊之為《南華經》,且封莊子為南華真人。其書與《老子》《周易》合稱“三玄”?!肚f子》一書主要反映了莊子的哲學、藝術、美學與人生觀、政治觀等等。
莊子的文章,想象奇幻,構思巧妙,多彩的思想世界和文學意境,文筆汪洋恣肆,具有浪漫主義的藝術風格,瑰麗詭譎,意出塵外,乃先秦諸子文章的典范之作。莊子之語看似夸言萬里,想象漫無邊際,然皆有根基,重于史料議理。魯迅先生說:“其文則汪洋辟闔,儀態萬方,晚周諸子之作,莫能先也?!北蛔u為“鉗揵九流,括囊百氏”。
莊子最早提出“內圣外王思想”對儒家影響深遠;莊子洞悉易理,深刻指出“《易》以道陰陽”;莊子“三籟”思想與《易經》三才之道相合。
《莊子·山木》篇最早提出了“天與人一也”之天人合一命題。
《莊子》與《易經》、《黃帝四經》、《老子》、《論語》,共為中華民族的幾部源頭性經典,它們不僅是道德跟文化的重要載體,而且是古代圣哲修身明德、體道悟道、天人合一后的智慧結晶。莊子等道家思想是歷史上除了儒學外唯一被定為官學與道舉的學說。
《莊子》不僅是一本哲學名作,更是文學上的寓言杰作典范。更是對中國文學的發展有著不可分割的深遠影響。莊子寓言的出版和研究使得中國文化的優秀傳統得意繼承和發展,中華民族的精神得以發揚,在現實意義上,更為社會主義文明的建設做出了不可忽視的精神鋪墊。
內容簡介
《莊子》一書反映了莊子的哲學、藝術、美學、思想與人生觀、政治觀等等。郭象分內篇、外篇、雜篇三大部分,原有五十二篇,現存三十三篇,大小寓言二百多個。其中,內篇為莊子思想的核心,有七篇;外篇十五;雜篇十一。該書包羅萬象,對宇宙、人與自然的關系、生命的價值等都有詳盡的論述。
莊子明確否定現實的禮教社會政治制度以及虛假文化生活,在政治上主張不干涉主義和提高個人素質修養,實行無為而治。莊子反對當時社會上實行的仁義禮樂等社會道德與政治制度,認為這些都是罪惡與禍害的根源。他用“彼竊鉤者誅,竊國者為諸侯”來說明“仁義”已經成了統治者竊取國家權力的手段。莊子認為,社會的不平等性不根除,隨著社會政治制度和文化的發展,人類社會的不平等及爭斗也會隨之產生和激化。他認為自然的本性是最完善的,如果人為地加以改變,便會損害事物的本性,造成不幸和痛苦。統治者應任隨社會的自然發展的良性要求,不要加以人為的治理;無為而治的政治主張可以說是最早的一種無政府主義思想。
莊子的散文哲學思想博大精深,是我國古代典籍中的瑰寶。因此,莊子不但是我國哲學史上一位著名的思想家,也是文學史上一位不朽的散文家。無論在哲學思想方面,還是文學語言方面,他都給了我國歷代的思想家和文學家以深刻的、巨大的影響,在我國思想史、文學史上都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。
日本諾貝爾獎得主湯川秀樹、美國物理學家卡普拉、英國近代生物化學家和科學技術史專家李約瑟和德國著名物理學家,量子力學的主要創始人海森堡都受到莊子哲學思想的影響。湯川秀樹說他得諾貝爾獎的成果靈感就是受莊子“倏與忽相遇于渾沌之地”的啟發。海森堡十分推崇莊子技術哲學的思想,并多次在講演中提到莊子的觀點。后來,海森堡又把莊子的哲學寫進了他的專著《當代物理學的自然圖象》。
成書
《莊子》約成書于先秦時期?!稘h書·藝文志》著錄五十二篇,今本三十三篇。其中內篇七,外篇十五,雜篇十一。全書以“寓言”、“重言”、“卮言”為主要表現形式,繼承老子學說而倡導相對主義,蔑視禮法權貴而倡言逍遙自由,內篇的《齊物論》、《逍遙游》和《大宗師》集中反映了此種哲學思想。行文汪洋恣肆,瑰麗詭譎,意出塵外,乃先秦諸子文章的典范之作。成玄英云:莊子“內篇明于理本,外篇語其事跡,雜篇明于理事。內篇雖明理本,不無事跡;外篇雖明事跡,甚有妙理?!惫释跏遽合壬J為,研習莊子當“破除內外雜篇觀念 ?!?/div>
莊子的生活年代說法不一,一般認為是前369年—前286年。莊子逝世的時候,宋國已經覆亡?!肚f子》中有“舊國舊都,望之暢然”,顯然宋亡以后才稱呼“舊國舊都”。
莊子屬于道家,從《莊子》中很容易得出這個結論。司馬遷評價:“莊子著書十萬余言”,而今本《莊子》僅33篇6萬5千多字,分內篇、外篇、雜篇三部分?!稘h書·藝文志》載“《莊子》五十二篇”,可能是在晉代郭象注《莊子》刪去了《天下篇》后半部分極其之后內容。至于唐以前,有完本五十二篇與殘本三十三篇并行。原來學者認為《莊子》全部為莊子所著。從宋代起,竟成問題,認為內篇為莊子本人所著,而外篇和雜篇是后人托名。近代出土《莊子》秦漢竹簡殘篇,證明各篇為先秦古書??偟膩碚f,《莊子》一書其思想還是統一的。莊子寫書風格獨特,自己稱(《雜篇·寓言》)以不拘一格的寓言寫作?!肚f子》在元初遭到禁毀,其各家注本也大多由此亡軼或缺散。
內篇
所謂內篇,乃是郭象所定,故王叔岷認為,研習莊子當破除內外雜篇觀念。一般認為應是莊子所著,是莊子思想核心,七篇可構成完整的理論體系。內七篇篇目都為三字,與外、雜篇取各篇篇首兩字為題不同,內篇篇目皆標明題旨。
《莊子·內篇·逍遙游第一》
《逍遙游》為莊子哲學總綱,展現莊子思想的境界與理想?!板羞b”原是聯綿詞。篇中點出“至人無己,神人無功,圣人無名”,與儒家、墨家乃至老子的理想生命型態做出分判,同時展現“莊學”的修養境界與工夫進路,以“無己”、“無功”、“無名”的工夫,消解形軀與世俗的羈鎖,達到超越的逍遙境界。 而所謂“逍遙”的境界,即是“無待”,莊子透過“乘天地之正,御六氣之辯,以游于無窮者,彼且惡待之”加以豁顯,而托寓“藐姑射之山之神人”呈現這樣的高遠形象。
篇首以大荒無稽的寓言“北冥有魚,其名為鯤,鯤之大,不知其幾千里也?;鵀轼B,其名為鵬,鵬之背,不知其幾千里也?!遍_始,透過鵬鳥與蜩、學鳩的對比,點出生命境界的不同,大鵬鳥可以“摶扶搖羊角而直上者九萬里”,飛到南冥。而像斥鴳之類的小鳥,所能飛到的不過數仞之間而已。借此點出“小知不如大知,小年不如大年”的“小大之辨”。而其中小與大的境界差別,正在于“有待”與“無待”,亦即能否超脫外在事物的負累,甚至進而超越大與小的差別。
莊子在篇中還借由堯要讓位給許由的寓言,指出“圣人無名”的觀點。須知,此處的圣人指許由而非堯。莊子推崇的是許由無視名位辭而不受的態度,暗中批判了作為儒家精神偶像的堯以名位為重、用最高的名位來匹配最有德之人的思想。最后透過魏王贈給惠施的大瓠瓜,點出世俗之人都受困于有用無用的刻板思考,反而無法見到生命的真實樣貌,彰顯生命最適切的“大用”。
《莊子·內篇·齊物論第二》
《齊物論》有兩種意涵,有學者認為是“齊物”之“論”,也有認為指“齊”諸“物論”。歷來皆認為本篇是《莊子》思想最豐富而精微的一篇,因而也最難掌握。歷代對于《齊物論》的注釋、說解在莊學之中最為可觀。
莊子透過《齊物論》意圖消解人類對于世俗價值的盲從與執著,解開“儒墨之是非”等各種是非對立的學說論辨。莊子并不對各種價值高低或學說議論重作衡定、厘清,認為如此反而治絲益棼,所謂是非更無終止。莊子認為止辯之關鍵,在于“照之以天”,洞澈價值與學說彼此之間相異卻又相生的道理,進而消辯、忘辯。因為所有辯論的爭端,都來自于人類對自我的“成心”,各學說都對其終極價值有所執著與默認,難以去除,根本無從建立論辯各方共同承認的前提,因而所有的辯論也無從解決任何爭端。所以莊子透過忘言忘辯的進路,超越彼此相非相生的對立 ,依順著萬物天生的自然,達到“道通為一”的境界。
人類對于萬物的指稱,并非確定不變的,所有對于“指稱”、“名相”的執著或否定,總會陷入無窮無盡的回旋之中。而所有的指稱、名相,都不是所指稱的“物”自身。所以莊子認為應讓所有的“彼”、“此”,所有的萬物各自依順本性,才能保持心靈真實的虛明與自由。
《齊物論》首段透過南郭子綦與子游問答,提出“天籟”、“地籟”、“人籟”的不同,所謂“天籟”乃是“夫吹萬不同,而使其自已也,成其自取,怒者其誰也!”,也就是讓萬物能全幅展現自身,所謂的“天”就是“天然”,就是天生萬物的自然面目。南郭子綦說“吾喪我”,就是指透過主體工夫的修養,不讓心思外馳,無止盡地追求,而體察內在“真君”。所謂的“我”是指人的“成心”,會隨著言語,不斷往外追索。而“吾”是人的“超越主體”,莊子稱為“真君”、“真宰”,人心應回復最自然的虛靈狀態。這就是《齊物論》的工夫與境界。
《莊子·內篇·養生主第三》
這是一篇談養生之道的文章?!梆B生主”意思就是養生的要領。莊子認為,養生之道重在順應自然,忘卻情感,不為外物所滯。
全文分成三個部分,第一部分至“可以盡年”,是全篇的總綱,指出養生最重要的是要做到“緣督以為經”,即秉承事物中虛之道,順應自然的變化與發展。第二部分至“得養生焉”,以廚工分解牛體比喻人之養生,說明處世、生活都要“因其固然”、“依乎天理”,而且要取其中虛“有間”,方能“游刃有余”,從而避開是非和矛盾的糾纏。余下為第三部分,進一步說明圣人不凝滯于事物,與世推移,以游其心,順應自然,安時而處順,窮天理、盡道性,以至于命的生活態度。這就是文惠君基本理解到的東西。但是,莊子想要表達的可不止這些。
莊子思想的中心,一是無所依憑自由自在,一是反對人為順其自然,本文字里行間雖是在談論養生,實際上是在體現作者的哲學思想和生活旨趣。
?
《莊子·內篇·人間世第四》
莊子以為人要有慈悲心和責任感,而又能“乘物以游心,托不得已以養中”。所以顏回想拯救衛國人民;而子之愛親與臣之事君,二“大戒”也無可逃避。但是,一味直接求取“大用”,必遭橫禍;一味退隱自愿“無用”,又白來這一趟,都不圓滿。必須知道要“入游其樊而無感其名,入則鳴,不入則止”、盡人事而“自事其心”、“就不欲入,和不欲出”,因無用而大用?!耙驘o用而大用”就是人間世合情合理的人生真實與態度。
《莊子·內篇·德充符第五》
“道德內全之無形符顯”就是莊子所說的“德充符”?!段氖冀洝氛f:“圣人終不能出道以示人?!薄暗赖聝热敝?,外表是看不出來的。所以,《金剛經》也說:“不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?!薄吹鲁浞谖濉抵?,王駘、申徒嘉、叔山無趾、哀駘它等人,都是殘障或貌丑之人,可是他們都是“立不教,坐不議,虛而往,實而歸”、“不言而教,無形而心成”之才德內全的圣人。雖然五體殘障或面貌丑陋,只要道德內全,自有無形的符顯,使他們成為比身體健壯、面貌美好的人更尊貴的圣人?!暗啦辉谖逍位蛉馍怼?,這是〈德充符第五〉的要義。
《莊子·內篇·大宗師第六》?
大宗師就是道德與能力都達到頂點的真人或師者。他們已經“知天之所為,知人之所為”,而且“用兵也,亡國而不失人心;利澤施于萬物,不為愛人?!薄创笞趲煹诹抵?,真人境界的描述很多,例如:“古之真人,不知說生,不知惡死;其出不,其入不距;翛然而往,翛然而來而已矣。不忘其所始,不求其所終;受而喜之,忘而復之。是之謂不以心捐道,不以人助天。是之謂真人。若然者,其心志,其容寂,其顙頯,凄然似秋,暖然似春,喜怒通四時,與物有宜,而莫知其極?!?/div>
但是真人不必“駕鶴飛升”,就能自由出入于仙境與人間,他們的言行心境是如何?〈大宗師第六〉說:“吾師乎!吾師乎!齏萬物而不為義,澤及萬世而不為仁,長于上古而不為老,覆載天地、刻雕眾形而不為巧。此所游已?!庇终f:“墮肢體,黜聰明,離形去知,同于大通?!彼?,入于“游戲三昧”,“同于大通”,才是真正莊子所說的大宗師。
?
《莊子·內篇·應帝王第七》?
〈應帝王第七〉談的是君主治理國家應該采用的方法。道家治國的理念是“民主自由,無為而治”,〈應帝王第七〉的見解當然也是一樣。所以,“正而后行,確乎能其事者而已矣”,“功蓋天下而似不自己,化貸萬物而民弗恃,有莫舉名,使物自喜,立乎不測,而游于無有者也”,“游心于淡,合氣于漠,順物自然,而無容私焉,而天下治矣?!?/div>
道家視宇宙萬物為一體,所以有“天地一指也,萬物一馬也”的說法。因此,莊子對萬事萬物的態度,也一樣采取不干預的方法。對民心民情、萬事萬物,若“用心若鏡,不將不迎,應而不藏”,就能勝物而不傷。否則,(寓言)對渾沌“日鑿一竅,七日而渾沌死”,就大大不美矣!
外篇
《莊子·外篇·駢拇第八》
《莊子·外篇·馬蹄第九》
《莊子·外篇·胠篋第十》
《莊子·外篇·在宥第十一》
《莊子·外篇·天地第十二》
《莊子·外篇·天道第十三》
《莊子·外篇·天運第十四》
《莊子·外篇·刻意第十五》
《莊子·外篇·繕性第十六》
《莊子·外篇·秋水第十七》
《莊子·外篇·至樂第十八》
《莊子·外篇·達生第十九》
《莊子·外篇·山木第二十》
《莊子·外篇·田子方第二十一》
《莊子·外篇·知北游第二十二》
雜篇
《莊子·雜篇·庚桑楚第二十三》
《莊子·雜篇·徐無鬼第二十四》
《莊子·雜篇·則陽第二十五》
《莊子·雜篇·外物第二十六》
《莊子·雜篇·寓言第二十七》
《莊子·雜篇·讓王第二十八》
《莊子·雜篇·盜跖第二十九》
《莊子·雜篇·說劍第三十》
《莊子·雜篇·漁父第三十一》
《莊子·雜篇·列御寇第三十二》
《莊子·雜篇·天下第三十三》
亡佚篇目
至于《南華經》所亡佚的19篇,除解說3篇外,還有16篇,其中有篇目可考者9篇,據關鋒考證,認為是《閼奕》、《意修》、《危言》《游鳧》、《子胥》(《釋文·序錄》)、《惠施》(《北齊書·杜弼傳》)、《畏壘虛》(《史記·老莊列傳》)、《馬捶》(《南史、文學傳》)、《淮南王莊子要略》(清人俞正燮《癸已類稿》)等篇。其中以王叔岷《莊子校釋》輯佚佚文最全最多。
篇目列舉
《刻意》是《莊子·外篇》中一篇,一共分為三節。篇名按取自文章首句“刻意尚行”,刻意是“克制欲意,雕飾心志”的意思。本篇是論述養神之道?!肚锼肥恰肚f子·外篇》中又一長篇,以篇首的前兩個字作篇名。大體可分為兩大部分,其中心是談論人應怎樣對待外物。本篇強調了認識事物的復雜性?!吨庇巍肥恰肚f子·外篇》中的一篇,以篇首的三個字為篇名,可自然分為十一個部分。主要論述宇宙的本原和本性及人應怎樣對待宇宙和外部事物?!侗I跖》是《莊子·雜篇》中的一篇,盜跖為人名,可分為三部分。中心是抨擊儒家,指斥儒家觀點的虛偽性和欺騙性,主張返歸真性,真性自然。
名家評說
晉·郭象《南華真經序》:夫莊子者,可謂知本矣,故未始藏其狂言。
晉·郭象《南華真經序》:通天地之統,序萬物之性,達生死之變,而明內圣外王之道,上知造物無物,下知有物之自造也。其言宏綽,其旨玄妙。
唐·成玄英《南華真經疏序》:夫莊子者,所以申道德之深根,述重玄之妙旨,暢無為之恬淡,明獨化之窅冥,鉗揵九流,囊括百氏,諒區中之至教,實象外之微言者也。
宋·褚伯秀《南華真經義海纂微》:南華老仙蓋病列國戰爭,習趨隘陋,一時學者局于見聞,以縱橫捭闔為能,掠取聲利為急,而昧夫自己之天,遂慷慨著書,設為遠大之論,以發明至理,開豁人心。
宋·褚伯秀《南華真經義海纂微》:蓋善論天道者必本乎人,能盡人道者可配乎天,天人交通,本末一致。論五變而形名可舉,九變而賞罰可言,此萬世不易之理,所以立人極、贊天道也。
宋.林希逸《莊子口義》:莊子者,其書雖為不經,實天下所不可無者。郭子玄謂其不經而為百家之冠,此語甚公。然此書不可不讀,亦最難讀。東坡一生文字,只從此悟入。大藏經五百四十函,皆自此中細繹出。
明·陸西星《南華真經副墨》:莊子南華三十二篇,篇篇皆以自然為宗,以復歸于樸為主,蓋所以羽翼道德之經旨。其書有玄學,亦有禪學,有世法,亦有出世法,大抵一意貫串,所謂天德王道皆從此出。
明·傅山《傅山全書》:《莊子》 為書, 雖恢譎佚宕于六經外, 譬猶天地日月固有常經常運, 而風云開合, 神鬼變幻, 要自不可闕, 古今文士每奇之, 顧其字面,自是周末時語, 非復后世所能悉曉。
清·劉熙載《藝概·文概》:“意出塵外, 怪生筆端?!?/div>
清·胡文英《莊子獨見》:莊子最是深情,人第知三閭之哀怨。而不知漆園之哀怨有甚於三閭也。蓋三閭之哀怨在一國。而漆園之哀怨在天下。三閭之哀怨在一時。而漆園之哀怨在萬世。昧其指者。笑如蒼蠅。
清·方潛《南華經解》:“南華,老子之后勁,而佛氏之先聲。大抵痛人鑿性遁天,桎梏名利,拘墟見聞,而為解其縛者也?!?/div>
名句擷英
適百里者,宿舂糧;適千里者,三月聚糧。 舂(chong)
至人無己,神人無功,圣人無名。
鷦鷯巢于深林,不過一枝;偃鼠飲河,不過滿腹。 鷦鷯(jiaoliao);善筑巢,俗名”巧婦鳥“。
——《莊子·內篇·逍遙游第一》
形固可使如槁木,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?
大知閑閑,小知間間。
日夜相代乎前,而莫知其所萌。
終身役役而不見其成功,聶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歸。
樞始得其環中,以應無窮。
是非之彰也,道之所以虧也。道之所以虧,愛之所以成。
天地與我并生,而萬物與我為一。
六合之外,圣人存而不論。
魚見之深入,鳥見之高飛。
且有大覺而后知此其大夢也。
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,胡蝶之夢為周與?
——《莊子·內篇·齊物論第二》
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無涯。以有涯隨無涯,殆已!
安時處順,哀樂不能入也。
指窮于薪,火傳也,不知其盡也。
——《莊子·內篇·養生主第三》
夫道不欲雜,雜則多,多則擾,擾則憂,憂則不救。
自事其心者,哀樂不易施乎前,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,德之至也。
——《莊子·內篇·人間世第四》
人莫鑒于流水而鑒于止水,唯止能止眾止。
——《莊子·內篇·德充符第五》
不忘其所始,不求其所終。
泉涸,魚相與處于陸,相呴以濕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
隳肢體,黜聰明,離形去知,同于大通,此謂坐忘。
——《莊子·內篇·大宗師第六》
日鑿一竅,七日而渾沌死。
——《莊子·內篇·應帝王第七》
是故鳧脛雖短,續之則憂;鶴脛雖長,斷之則悲。
夫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,雖盜跖與伯夷,是同為淫僻也。
——《莊子·外篇·駢拇第八》
圣人不死,大盜不止。
彼竊鉤者誅,竊國者為諸侯,諸侯之門而仁義存焉,則是非竊仁義圣知邪?
——《莊子·外篇·胠篋第十》
不以物挫志之謂完。
天下有道,則與物皆昌;天下無道,則修道就間。
有機械者必有機事,有機事者必有機心。機心存于胸中,則純白不備。純白不備,則神生不定。神生不定者,道之所不載也。吾非不知,羞而不為也。
孝子不諛其親,忠臣不諂其君,臣子之盛也。
——《莊子·外篇·天地第十二》
圣人之靜也,非曰靜也善,故靜也。萬物無足以鐃心者,故靜也。
夫虛靜恬淡、寂漠無為者,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也。
靜而圣,動而王,無為也尊,樸素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美。
無為也,則用天下而有余;有為也,則為天下用而不足。
不徐不疾,得之于手而應[之]于心,口不能言,有數存焉于其間。
——《莊子·外篇·天道第十三》
名[者],公器也,不可多取。
——《莊子·外篇·天運第十四》
若夫不刻意而高,無仁義而修,無功名而治,無江海而閑,不道引而壽,無不忘也,無不有也。
平易恬淡,則憂患不能入,邪氣不能襲,故其德全而神不虧。
不為福先,不為禍始。
——《莊子·外篇·刻意第十五》
古之所謂得志者,非軒冕之謂也,謂其無以益其樂而已矣。今之所謂得志者,軒冕之謂也。軒冕在身,非性命也,物之儻來,寄者也。寄之,其來不可圉,其去不可止。故不為軒冕肆志,不為窮約趨俗,樂彼與此同,故無憂而已矣!
故曰:喪己于物、失性于俗者,謂之倒置之民。
——《莊子·外篇·繕性第十六》
今我睹子之難窮也,吾非至于子之門則殆矣,吾長見笑于大方之家。
往矣!吾將曳尾于涂中。
惠子曰:“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?”莊子曰:“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魚之樂?”
——《莊子·外篇·秋水第十七》
人之生也,與憂俱生。
烈士為天下見善矣,未足以活身。吾未知善之誠善邪?誠不善邪?若以為善,不足活身;以為不善矣,足以活人。
至樂無樂,至譽無譽。
生者,假借也。
死生為晝夜。
髑髏曰:“死,無君于上,無臣于下;亦無四時之事,從然以天地為春秋,雖南面王樂,不能過也?!?/div>
褚小者不可以懷大,綆短者不可以汲深。
——《莊子·外篇·至樂第十八》
達生之情者,不務生之所無以為;達命之情者,不務知之所無奈何。
——《莊子·外篇·達生第十九》
直木先伐,甘井先竭。
君子之交淡若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。
行賢而去自賢之行,安往而不愛哉?(注:自賢之行的“行”之當作心。)
——《莊子·外篇·山木第二十》
夫哀莫大于心死,而人死亦次之。
——《莊子·外篇·田子方第二十一》
人之生,氣之聚也。聚則為生,散則為死。
汝齋戒,疏瀹而心,澡雪而精神,掊擊而知。
人生天地之間,若白駒之過隙,忽然而已!
哀樂之來,吾不能御,其去拂能止,悲夫!世人直為物逆旅耳。
——《莊子·外篇·知北游第二十二》
匠石曰:“臣則嘗能斫之,雖然,臣之質死久矣!”自夫子之死也,吾無以為質矣,吾無與言之矣!
——《莊子·雜篇·徐無鬼第二十四》
故圣人其窮也,使家人忘其貧;其達也,使王公忘爵祿而化卑;其于物也,與之為娛矣;其于人也,樂物之通而保己焉。
人皆尊其知之所知,而莫知恃其知之所不知而后知,可不謂大疑乎!
——《莊子·雜篇·則陽第二十五》
筌者所以在魚,得魚而忘筌;蹄者所以在兔,得兔而忘蹄;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。
——《莊子·雜篇·外物第二十六》
寓言十九,重言十七,卮言日出,和以天倪。
——《莊子·雜篇·寓言第二十七》
能尊生者,雖貴富不以養傷身,雖貧賤不以利累形。今世之人居高官尊爵者,皆重失之。見利輕亡其身,豈不惑哉?
知足者,不以利自累也;審自得者,失之而不懼;行修于內者,無位而不怍。
——《莊子·雜篇·讓王第二十八》
且吾聞之,好面譽人者,亦好背毀之。
——《莊子·雜篇·盜跖第二十九》
巧者勞而知者憂,無能者無所求,飽食而遨游,泛若不系之舟,虛而遨游者也!
莊子曰:知道易,勿言難。
——《莊子·雜篇·列御寇第三十二》
不離于真,謂之至人。
古之道術有在于是者,莊周聞其風而悅之。以謬悠之說,荒唐之言,無端崖之辭,時恣縱而不儻,不以觭見之也。以天下之沉濁,不可與莊語。以卮言為曼衍,以重言為真,以寓言為廣。獨與天地精神往來,而不敖倪于萬物。不遣是非,以與世俗處。其書雖瑰瑋,而連犿無傷也。其辭雖參差,而諔詭可觀。彼其充實,不可以已。上與造物者游,而下與外生死、無終始者為友。其于本也,弘大而辟,深閎而肆;其于宗也,可謂調適而上遂矣。雖然,其應于化而解于物也,其理不竭,其來不蛻,芒乎昧乎,未之盡者。
一尺之捶,日取其半,萬世不竭。
飾人之心,易人之意,能勝人之口,不能服人之心,辯者之囿也。
——《莊子·雜篇·天下第三十三》
?
道家《莊子》[戰國]莊周.全文譯注譯文TXT電子書下載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『還初』 » 道家《莊子》[戰國]莊周.全文及譯注

贊 (0)

如果對您有幫助,打賞支持一下哦~

支付寶掃一掃打賞

微信掃一掃打賞

新浪一分彩平台 幸运飞艇全天开奖计划 全天北京pk赛车计划 腾讯分分彩官网 直接播